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机器人工程师

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机器人工程师

图片 1

图片 2

机器人工程师在智能装配车间工作。广报全媒体记者卢政摄

图片 3

大洋网讯
位于东莞市松山湖的广东松庆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装配车间里,师朝晖和同事正在安装五台四轴机器人。他的职业,如今有一个新名字:工业机器人工程师。

时代匠“新” ②

近年来,随着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机器换人”不断深入推进。尤其像东莞这样的制造业名城,正深度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工业机器人操作及运维工程师在人才结构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统筹:林燕

机器人工程师: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直建、于敢勇 通讯员韩治国

安装5台机器人

位于东莞市松山湖的广东松庆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装配车间里,师朝晖和同事正在安装五台四轴机器人。他的职业,如今有一个新名字:工业机器人工程师。

花了一个月时间

近年来,随着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机器换人”不断深入推进。尤其像东莞这样的制造业名城,正深度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工业机器人操作及运维工程师在人才结构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记者在智能装配车间见到师朝晖时,他正和三四名同事在安装四轴机器人(俗称机械臂、机械手)。“这种机器人的功能主要是搬运码垛,一台机器人可以代替3个人的手工劳动。”师朝晖介绍,调信号、连线、精确定位……安装一台四轴机器人需要完成多个环节的调整安装。“其中信号调试比较复杂。机器人控制系统将信号发射到生产设备,生产设备还要反馈信号到控制系统,传递的信号须准确才能让机器人精准运作,否则就没法将货物搬运码垛到准确的位置。”

机器人工程师:

安装5台四轴机器人,师朝晖和同事们一共花了一个月时间。这还没完,他们还得派人跟着5台机器人一起去往山东的客户公司,把机器人信号跟对方的生产线设备连接上,并对工人进行培训,直到学会如何操作。

安装5台机器人

据介绍,机器人的产业大致分为三类:最上游是机器人制造商,生产机器人的机体,包括硬件和应用的预装软件程序;中游是科技企业在将机器人买进后,根据下游生产企业的产品工艺,对应用程序进行细化开发,对机器人进行应用编程,然后到下游企业进行安装、调试和售后服务,培训机器人操作人员;下游的企业是直接应用机器人,生产出各种设计产品。

花了一个月时间

松庆智能是机器人应用的上游企业。雷德铎进入松庆智能工作已经7年。在雷德铎看来,机器人安装调试工作虽然略显单调和枯燥,还可能会连续通宵达旦赶进度,但在充满挑战的同时也有它的乐趣。

记者在智能装配车间见到师朝晖时,他正和三四名同事在安装四轴机器人(俗称机械臂、机械手)。“这种机器人的功能主要是搬运码垛,一台机器人可以代替3个人的手工劳动。”师朝晖介绍,调信号、连线、精确定位……安装一台四轴机器人需要完成多个环节的调整安装。“其中信号调试比较复杂。机器人控制系统将信号发射到生产设备,生产设备还要反馈信号到控制系统,
传递的信号须准确才能让机器人精准运作,否则就没法将货物搬运码垛到准确的位置。”

“曾经连续几个礼拜对着机器设备,通宵调试、写程序的时候只有香烟槟榔陪伴。我们每个人都各自负责不同的部分,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雷德铎回忆说,不过,“当你跟同事连续奋战几个月终于完成整条生产线的运转,看着产品从未成型到半成品到最后成品出货。流水线上的工人从繁重的劳累中解放出来,再加上他们对你崇拜的眼神,那一刻你整个人都会放松下来,感觉所有的枯燥和劳累都值了。”雷德铎说,“我本身就对各种机器设备感兴趣。如果能将一套设备调试得快速流畅运转,十分有成就感。那相当于完成了一个艺术品。”

安装5台四轴机器人,师朝晖和同事们一共花了一个月时间。这还没完,他们还得派人跟着5台机器人一起去往山东的客户公司,把机器人信号跟对方的生产线设备连接上,并对工人进行培训,直到学会如何操作。

“机器换人”:让人才向“智造人才”升级

据介绍,机器人的产业大致分为三类:最上游是机器人制造商,生产机器人的机体,包括硬件和应用的预装软件程序;中游是科技企业在将机器人买进后,根据下游生产企业的产品工艺,对应用程序进行细化开发,对机器人进行应用编程,然后到下游企业进行安装、调试和售后服务,培训机器人操作人员;下游的企业是直接应用机器人,生产出各种设计产品。

从一名普通技术员到工业机器人工程师,并非一蹴而就。“要想成为一名资深的机器人工程师,起码要有四年以上的工作历练。”雷德铎说,无论是设计上的缺陷、程序中的bug,或者是客户临时改的设计和产品,以及多种信号交互的难点等,都需要去克服它。“反正这个项目你一旦接手就要去完成,没有借口。自动化集成项目分布全国甚至全世界,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你的技术也会不断提升,你的职业素养也会大大提升。”

松庆智能是机器人应用的上游企业。雷德铎进入松庆智能工作已经7年。在雷德铎看来,机器人安装调试工作虽然略显单调和枯燥,还可能会连续通宵达旦赶进度,但在充满挑战的同时也有它的乐趣。

雷德铎说:“公司希望每一名机器人工程师都能独当一面承接项目,成为复合型人才。”现在,雷德铎和师朝晖不仅是工业机器人安装调试工程师,还是公司的项目经理。雷德铎更是担负起了工业机器人相关人才的培训工作,在行业起到传帮带作用。作为实训部主管和校企合作办副主任,他每年都要培训一大批人才,输送给多家智能制造企业。

“曾经连续几个礼拜对着机器设备,通宵调试、写程序的时候只有香烟槟榔陪伴。我们每个人都各自负责不同的部分,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雷德铎回忆说,不过,“当你跟同事连续奋战几个月终于完成整条生产线的运转,看着产品从未成型到半成品到最后成品出货。流水线上的工人从繁重的劳累中解放出来,再加上他们对你崇拜的眼神,那一刻你整个人都会放松下来,感觉所有的枯燥和劳累都值了。”雷德铎说,“我本身就对各种机器设备感兴趣。如果能将一套设备调试得快速流畅运转,十分有成就感。那相当于完成了一个艺术品。”

用师朝晖的话说,这个行业的技术和设备更新换代很快,只有不断学习才能跟上发展节奏。他指着刚刚安装完毕的四轴机器人说:“过去这只是一台机械手,现在升级为机器人了,还能赋予它触觉、视觉功能。”雷德铎告诉记者,他在东莞职业技术学院求学时学的是机电一体化专业,刚来公司是一名根据图纸完成电路安装的技术员;一年后,企业升级,他也随即加入了工业机器人操作的学习和培训中。

“机器换人”:让人才向“智造人才”升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